第二百零五章 周天的狂血

作品:《八年戎马心孤单

    话说间,白骨对着虚竹再次冲出,可虚竹这一次并没有与其对战,而是身形快速闪避,简单一拳拨开白骨的攻击后,他站稳身形,看着白骨淡淡道:“你的对手不是我!”

    此话落下,白骨握着扇子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道长说的人是我!”

    这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看过去,周天站在一颗树上,负手看着错愕的白骨。

    下一秒,他哈哈大笑,指着周天道:“就你?按照你现在的情况,你应该是一个废人了吧,一个废人也敢挑战我,故弄玄虚,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等到我师兄弟解决了其他人,武当必定被血洗!”

    话落下,众人看向周天,眼神之中都有着不解。

    尤其是无极,他对于周天身上中毒的事情很清楚,上次一战,周天必定经脉受损。

    他也算是一个高手了,一个人经脉受损会有什么结果,他心里十分的清楚,哪怕华佗在世,也不可能恢复。

    而就算有奇迹出现,周天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所以,他眼神中有着好奇,周天怎么能对抗白骨。

    因为周天就算是全盛时期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又怎么可以跟白骨交战!

    随即,就见周天站在树上,淡淡开口道:“井底之蛙,到现在还没看清局势!”

    听着周天蔑视的声音,白骨仿佛受到极大侮辱一般,冷声道:“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跟上次一样,你若是接下我十招,我就放过你,也退去!”

    说完,白骨看向无极等人道:“我杀了周天,立马动手!”

    无极和李青辉等人看了一眼虚竹,此刻的虚竹站在武当后山门之下,就像一颗枯木一般,没有一点反应。

    不安,在他们心中闪过,但想到周天的实力,那种不安又被按了下去。

    就听李青辉点头道:“您放心,我们替您看着这老道!”

    他话刚说完,白骨就动了,急速冲着周天而去,刚一交手,周天就被其从树上打下,并没有什么惊艳之举,短短三招之后,周天就被打在了地上,口中咳血,握着逆鳞,眼神看向白骨,没有一丝挫败之色。

    月光之下,周天从地上爬起,嘴角挂着冷笑道:“就这么点实力?”

    而看着周天吐血的众人都是不解,这家伙是求死么?

    白骨听着话,心里已经有隐隐不安了,因为刚才三招,他能感觉到周天是负伤的,也就是说,他经脉确实受损。

    这个时候,还出来跟自己对战,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了一眼虚竹,他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就守着大门,看着无极他们,似乎并没有其他后手。

    想到这里,他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耍什么把戏,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上次没杀掉你,是我的失误,也是我的耻辱,今天你这条命,老子收了!”

    刹那间,白骨身形掠出,右手甩扇,可以看到扇子上面有一丝寒光出现,周天看着快速而来的白骨,心也提了起来。

    握着匕首,目光紧紧盯着白骨的动作,也是这个时候,他发现白骨的动作似乎慢了几分,全身有一股燥热之感,一种前所未有的杀意弥漫自己的全身。

    这时,白骨的扇子到了喉咙处,就是扇子的端口金属物距离周天脖子几公分的时候,周天的匕首悍然挡住了白骨的扇子。

    那扇子末端和匕首擦出火花之时,周天左手探出,一拳打在了白骨的胸口上,就是白骨也没反应过来。

    而周天虽然实力不如他,但也是实打实的武仙,一拳打中,白骨闷哼了一声,人倒飞而去。

    这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无极心脏似乎都要停止跳动了,边上李青辉则脱口而出道:“这怎么可能!”

    话落下的时候,一直没动的虚竹死死盯着周天的眼睛,这会儿周天的眼睛血红,那眼神中有着强烈的杀意,此刻的周天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疯狂之感。

    嘴角微微上扬道:“破茧成蝶,不破不立!”

    他话说完,白骨已经反映过来,盯着周天的眼睛,怒吼道:“破尼玛个头,不就是血脉之力么,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是的,白骨并没有说错,虚竹之所以敢让周天和其对战,最重要的就是血脉之力。

    在给周天治疗的时候,虚竹发现,周天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

    平常习武之人,经脉受损,恢复极其缓慢,但周天不同,在虚竹调整了恢复方案后,虽然痛苦,但经脉确实一天天都在变强,并且,这种变强是他能感受到的。

    虚竹是什么人,当世之中,他不敢说自己武力最高,但论起年龄和见识,他绝对是佼佼者,立马看出了周天的不对劲。

    询问周天的时候,周天自己也不知道,说自己一直都是这样子,自己师父也对这个事情很诧异,只是夸他是武学天才。

    之后,也将姬家的事情给说了一下,提到血脉之力的时候,虚竹当时大喜,说周天有救了。

    周天当时并不明白,虚竹也没多说,只是笑着离开。

    之后几天,再出现的时候,虚竹拿着一本手札,是私人记录的一些事情。

    等周天看完后,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