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带刘芬出去

作品:《八年戎马心孤单

    此刻,在太清宫岛屿住所边上的悬崖边上,花无心摘下了面纱,露出了那绝美容颜,虽然有一丝略微老态,但绝对算的上是倾国倾城!

    在一块磐石上坐下后,花无心从后背掏出一根短笛,对着身后的阿罪微笑道:“怎么?不认识婆婆我了?小时候你特喜欢坐在我边上,在太清宫的山上听我吹笛子了,还老实趴在我大腿上睡觉!”

    听着话,阿罪眼神中有一抹追忆,随后在花无心边上坐下。

    花无心并没有多言,笛声响起的时候,阿罪脑海里出现了无数的回忆。

    那都是她童年的记忆,美好,另外向往。

    那时候的她无忧无虑,是太清宫的宝贝,也是花无心的心头肉。

    若不是她后来消失,如今太清宫可能都没有花观音了!

    良久,笛声才落下,花无心收起短笛,看着悬崖前方升腾的云雾,缓缓道:“我听说你改命阿罪了,你自己的名字不好么?”

    “以前的我,已经死了!”

    阿罪清冷回答。

    花无心看着阿罪,有些心疼道:“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让她过去吧,不要活在仇恨当中,你爸妈的仇,婆婆给你去报,算起来,五岁之后,你就不见了,这些年,你肯定受了不少苦,回家吧!”

    “家?”

    阿罪出声,紧接着道:“我还有家么?”

    “太清宫就是你的家,你忘记了,你的房间婆婆一直给你留着的,我也找过你,但没有找到!”

    此话落下的时候,阿罪看向花无心,嘲讽道:“家?家人会杀死我的父母?”

    见阿罪这么说,花无心皱眉道:“此事说来话长,当年我知道的时候,你父母已经死了,痕迹都被抹除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追查当年的参与者,但太清宫那么多人,究竟谁参与了,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你父母的死,跟一个事情有关!”

    听花无心这么说,阿罪问道:“跟什么事情有关?”

    “你妈妈是我太清宫的人不假,可你不父亲并不属于你所知道的那个门派!”

    这话说出,阿罪眼神一缩道:“不可能,我小时候去过那门派!”

    “是的,名义上你父亲是他们的弟子不假,可你父亲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这个事情除去那个死去的人,也只有我和你母亲知道了!”

    花无心说到这里,呢喃道:“也许,这就是命吧,命中注定你们两家有瓜葛,我也不瞒着你了,你父亲是通天府的人,并且是自小被收养的,我查过你们此行人的身份,那个玫瑰,跟你父亲同出一批人!”

    短短的话落下,阿罪心中巨震,玫瑰的来历,她没有问过周天,但也知道,玫瑰是来自通天府。

    现在花无心说同一批人,她皱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不要急,听婆婆慢慢说,通天府,就是小天爷爷和外公当年创建的势力,他们创建之初,收养了很多孤儿,玫瑰,就是其中之一,你父亲也是!”

    “我当年也年轻,并不知道小天外公他们这么做的原因,后来,没等那批人成长起来,小天的外公就死了,通天府也随之崩散,具体的你得问玫瑰,但我可以确认,你父亲跟玫瑰是一样的人!”

    “他们这批孩子当年都受了通天府大恩惠,具体的说,他们只听命小天的爷爷和外公,也只效忠通天府!”

    “你父亲当年一代天骄,私下组建了一个团队,这个团队的人大多也是姬啸天留给他的,若是他当初不急着报仇,也许不会被发现,但他太急了,在生下你后,他带人四处报仇,虽然隐藏了身份,但武功招式是没法变的,很快就被人给查到了,这也就有了当年的血案!”

    “我如果没猜错,你当年脱陷之后,是你父亲的人救下了你吧,这么多年,他们精心培养你,但却从来没告诉他们所在势力,对么?”

    花无心问出,阿罪没有反驳,心中吃惊,但没有表现出来!

    “原因很简单,通天府在江湖上是一个禁忌,无论西方还是东方,哪怕是今天比赛时,你知道台上这么多的大佬,有多少个参与了当年剿灭通天府么,很多事情并不是像你们表面看的那么简单!”

    “我爱姬啸天,可就算我步入五绝之列,我也不敢公然说自己要帮助通天府,小天已经很优秀了,但他身后还是差了势力支持,你也一样,这次你杀了太清宫一个弟子,加上今天惊艳表现,必定引来注意,我知道,你们是故意的,你想看看谁都是你的仇人,可我可以告诉你,你再这么下去,只是在给自己找死路,到时候人都死了,你拿什么报仇,又怎么报仇呢!”

    听着花无心的话,阿罪皱眉:“你不想我报仇?对不起,我做不到!”

    “我不是不想你报仇,而是作为一个长辈,不想你死,我心中有一个计划,你跟我回太清宫,我培养你成为我的继承人,快则三五年,瞒着六七年,以你的实力,必定能赶上我,到时候你再联合小天,他估计也成长起来,你们两个联手,加上通天府当年崩散的势力,没准能抗衡一二,报仇的胜算也就大一点!”

    话音落下,阿罪立马摇头道:“我们等不了那么久,小天已经开始了,停不下来,而且,人生无常,谁又能说准自己以后的状况!”

    见阿罪这么说,花无心皱眉:“你们这么下去,只会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