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张小玉的身世

作品:《八年戎马心孤单

    “有,但他们不敢说,天师府就有一位,武当也有一位,可他们不敢说!”

    龙鳌回答,周天眉头一皱道:“武当和天师府都有老异人?”

    “我知道,你这次上了天师府,之前也去了武当,你以为叶天正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叶天正只不过是黑火一条狗而已,他想做狗的王,就得瞒着这个事情,你知道,如今老天师在干什么吗!”

    “嗯?”

    “天师下山,老天师出山了,叶天正的人杀了天师府不少人,把老天师惹怒了,天师府属于正一门,正一门缘起于异人一个武学门派,天下间正一异人还不少,老天师如今乃是正一门门主,他一动,不少异人都动了,而叶天正是黑火在世俗的代言人,手下也有一批人异人,老天师针对的不是普通武者,而是冲着那批异人去的!”

    龙鳌话落,周天有些担忧道:“叶天正会躲避,按照我对他的了解,这家伙应该会攻击才对,老天师虽然实力强悍,但那些家伙实力都在大武皇之上,老天师会有危险的!”

    “那是你了解的太少,很多事情可不像你表现得那么简单,周天,我这里,给不了你太多的答案,若是关于异人,我这里,整理一本资料,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所以很早就给你准备了,但若是问你爷爷和你外公的事情,我只能说,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其实,你也可以加入公司,若是成为公司的管理者,你能知道的事情也就越多!”

    后面话说着的时候,龙鳌眼睛里明显放着精光,周天立马摇头;“不参与!”

    “为什么,你不是想了解异人么!”

    龙鳌有点疑惑,周天看了一眼老爷子,回答道:“我是很想了解异人是怎么回事,但我不想入公司,潜龙,龙组,公司,其实有多大区别呢,我是想报国,但不是现在,我现在自己事情没解决,不想因为自己,对国家造成任何一丝的影响,因为我会有私心!”

    此话落下,龙鳌眼神中有着敬佩,看向老爷子道:“老哥哥,你教出一个老徒弟啊!”

    “也就那么回事吧!”

    老爷子谦虚了一句,龙鳌微笑,看向周天道:“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强求了,我有个请求,你带上长生吧,他虽然没了记忆,但他很单纯,在你身边,他可以保护你!”

    此话落下,周天看向长生,长生也看向他,但长生没有开口。

    周天想着龙鳌之前说到爷爷和外公的事情没,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随即看向龙鳌道:“前辈,除去我的事情,还有个,那就是我妻子!”

    “哦?”

    龙鳌有点诧异,显然,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周天身上,压根就没注意到张小玉。

    当即,周天将张小玉的情况说了一遍,等他说完后,龙鳌盯着张小玉看,足足几秒后才道:“你不说,我倒是没感觉,现在看看,你妻子我还有点眼熟,可能,是跟父辈认识的一个女子,但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他这么一说,张小玉有点激动道:“您仔细想想,好么!”

    “丫头,别急,这个事情我会仔细想想,你那边也去问问你的父亲,如果你真不是他亲生女儿,他肯定会知晓一二,你说对吧,有了这线索,你再来找我,没准,能查出一点东西,因为我接触的异人太多了,还真想不起来!!”

    龙鳌这么说,张小玉按耐住了自己的情绪,周天握住了她的手道:“放心吧,一定能搞明白的!”

    “嗯!”

    之后,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停留。

    回去的路上,周天问老爷子关于这龙鳌的事情,老爷子说,他也是后来才知道这龙鳌是异人的,当年他和龙鳌同是龙组之人,只知道这个家伙实力十分强悍,后来分开之后,联系也特别的少。

    只是这个人也是一身忠义,老爷子可以肯定。

    有他这句话,周天也放心了,看向坐在一边不吭声的长生,他有点好奇。

    这个长生年岁大的惊人,却长相如此年轻,看他身上的气息,气血似乎也没有衰老之态,完全违背了人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

    几乎瞬间,他就想到了老天师说的长生,难道说,异人真的有办法长生。

    这也太过于荒谬了吧。

    这像龙鳌这种,虽然出现的少,但古来也是有人如此的,六十年纪,四十模样,可眼前这个至少比龙鳌大十几岁,那岂不是说,他和老爷子年纪相当?

    又或者说,他的实际年龄更大。

    想到这里,周天陷入了沉思,他将所有已知的事情联想到一块,但中间总感觉缺了一个环节,但究竟是哪里,他一时间想不出来。

    回去后,周天安顿了长生,他并没有去询问长生什么,因为他可以看出来,长生不爱说话,而且,他知道的,也许还没有龙鳌多。

    既然爷爷说他在自己边上能找到他的身世之谜,那么反之,会不会也能找到爷爷呢。

    周天这么想着。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周天,张小玉和长生前往了张小玉的老家,寻找张大强,至于玫瑰他们,先是前往了云城。

    如今周天强敌在外,留在华夏是最好的选择。

    将近一年,他几乎都没好好休息,趁着这段时间,刚好可以让自己缓一口气,也好好陪陪家人。

    这会儿,在房间中,张大强,周天和张小玉几人对坐,周天没有将自己的事情说出,怕张大强担心,就是迂回问了一句,哪里知道张大强直接道“小天,你是问小玉的身世对么?”

    此话落下,周天一愣,而张小玉则是一个颤抖,握住了周天的手,看向张大强道:“爸,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张大强这个时候点了一根烟,思绪中带着一丝回忆,足足几秒才出声道:“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临的,那两个人不凡,孩子你肯定也不凡!”

    听到这话,周天和张小玉没接话,张大强看着张小玉道:“还记得,你嫁给小天的时候,爸爸反对么?”

    “嗯,您当初什么都不说,就是反对,可我妈,您也知道,她是同意的,这是你和妈第一次有争论,那时候,我以为您是真的不喜欢小天!”

    张小玉说完,张大强一笑道:“这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人都没见过,谁知道他好他坏啊,其实,你妈没错,她一直认为你不凡,应该嫁一个很厉害的人物,然后让她过上无忧无路的生活,因为你的母亲,就很不凡!”

    听到这话,周天眯眼,张大强继续道:“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和你妈刚成婚没多久,因为穷,我们家是村里最偏僻的,也就是一个雨夜吧,有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女人忽然闯进了屋子!”

    “男人当时一身是血,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我和你妈当时很害怕,尤其是我,胆子特别小,一辈子什么大事都没见过,吓的就要喊人,可这个时候,那个男人拿出了四根金条,你妈就拦住了我!”

    “那个男的说,孩子寄养在我们这里一段时间,之后会来带走的,等他再来的时候,会给我们更多的黄金!”

    “我当时是要拒绝的,尤其是小玉,你的母亲,她十分不舍,但最后,还是还是放下了你,我能看出来,他们当时十分的紧急,加上刘芬贪财,留下了你,我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也就是那天晚上之后,村子里来了不少不速之客,我知道,他们就是来找你父母的,那些人开了很高的奖赏,也幸亏刘芬那时候在家里带着你,不然可能都会把你抱出去,而我,也心动过,因为那个奖赏,可能改变我的命运!”

    “但人活一世,言而必行,你的父亲,跟我只有一面之缘,还给与重金托孤,我怎么能如此不将仁义,就这样,你父亲和母亲没有再出现,我和刘芬等了很久,一年又一年,慢慢的,我们也接受了!”

    “刘芬可能也是因为自己不能生育吧,对于你,倒是没有那么刻薄,将你视如己出,为了让你的身份坐实,我找了借口说刘芬怀孕了,带他去外面生活,能过的好一点,后来回来,也就有了你,年岁也就差一年,倒也被我们蒙混了过去,至此,你就成为了我们的女儿!”

    张大强说着话,眼神中满是疼爱,然后起身,从房间中拿出一个木盒子,打开后,上面放着一块玉佩,指着玉佩道:“你叫小玉,是因为你襁褓中有一块玉,这玉,刘芬几次想卖掉,都被我拦下了,因为我知道,终有一天,你的父母会找到你,谁家的父母,不心疼矮子呢!”

    “而我,不让你嫁给小天,是因为你父母不凡,随手拿出四根金条,那是普通人么,我怕,怕有人查到你的身世伤害你,因为你父母当初就是在躲避,可刘芬压根不管那么多,她就想过好生活,并且,她认为,这是她该得的!”

    说到这里,张大强满是无奈,伸手将玉佩递给了张小玉,张小玉接过后,眼圈已经红了,看着张大强道:“爸!”

    “拿着玉佩去找吧,我不傻,我能看出来,小天不是简单的人物,也一定能保护好你,我这做父亲的没本事,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我这边,你们不用担心,肯定没事的!”

    此话落下,张小玉眼泪往下掉,出声道“爸,谢谢你,你永远都是我的父亲!”

    好一会儿,张小玉才停止哭泣,周天让她陪陪张大强,自己拿着玉佩出门,递给长生道:“认识这个么?”

    长生看了一眼玉佩后,淡淡道:“认识,异人势力中玄水洞的玉牌,并且,按照那里的划分,这玉牌主人地位不低!”

    听到这话,周天立马道:“玄水洞?”

    “嗯,不过可惜,玄水洞几十年前就被黑火给灭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