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不能跟你走

作品:《八年戎马心孤单

    这孩子,出生普通的周家,能有这般成就,根本无法想象他受了多少苦。

    也是这个时候,周天一剑刺穿一个小武皇,怒喝:“杀,杀,杀,挡我救我外婆者,杀无赦,杀无赦!”

    一剑,又一剑,短短十几分钟后,剑断,周天一腿踢飞大武皇,此人已经重伤,周天也不好受,单膝跪地,以剑撑着身子,探手就抓在了银针上,拔下之后。

    他神智恢复了几分,那血红的眼睛退步,疲软之感涌遍全身,一口闷血吐出之后,他差点没倒下。

    阿罪,玫瑰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了他,阿罪关心道:“小天,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我外婆,看着我呢!”

    周天这个时候抬头。

    刚才战斗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别墅顶上有人。

    四目对视的时候,纳兰容英踏空而下,姬无艳没有去阻拦,因为她知道,她根本阻拦不了。

    而她,也不担心纳兰容英会走。

    因为纳兰容英如此实力,隐藏那么多年,她是有很多机会逃走的。

    她不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她有把柄在叶天正手里。

    所以,周天这一次过来,完全就是白瞎!

    随即,纳兰容英落地,到了周天面前的时候,周天看着这位面容慈祥,黑丝被白发覆盖的老人,眼泪滑落,颤抖道:“外,外婆!”

    探手出去,纳兰容英连忙上前,抓住了周天的手,脸上眼泪滑落,看着周天道:“好,好孙儿,你比你外公还厉害,你外公知道了,肯定会高兴的!”

    说着,她手中颤抖,摸在了周天的脸上,继续道:“来,让外婆好好看看!”

    周天不动,就这么看着纳兰容英,任由她看着自己,眼泪不断的滑落。

    这是源自于血脉里的骨肉亲情,他几乎一眼就知道此人就是纳兰容英。

    足足几秒,纳兰容英才不舍收回了手,然后微笑道:“孩子,听说你也有儿子了,外婆知道后,就做了几件小衣服,你小的时候,外婆也做了很多东西,就是有个念想,你既然来了,就带走,给小家伙穿上!”

    “好,好,外婆,咱们回家!”

    周天想要起身,但这会儿身子异常虚弱,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

    纳兰容英连忙上前扶住他,眼神中愧疚道:“孩子,对不起啊,外婆现在还不能跟你走!”

    “为什么,外婆,您放心,我有保护您的力量!”

    周天以为纳兰容英怕给自己带来麻烦,立马出声。

    纳兰容英点头:“外婆知道,你可是我们的孙子,怎么会弱,只是外婆现在真的不能走,具体原因,外婆不能跟你说,你放心,外婆还不会有生命危险,等有一天你足够强大了,来接外婆就行,现在,要好好活着,快走吧,叶天正周围还有人安排着,他们来了,你们挡不住的!”

    话落下,周天拳头紧握,他虽然不知道纳兰容英为什么不走,但这里面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咬牙刚要开口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她说的没错,确实有人过来了,而且实力不弱,其中三人超越大武皇!”

    看过去,长生迈步而来,纳兰容英看过去的时候,先是一愣,紧随着出声:“是你?”

    “你认识我?”

    长生错愕开口,然后盯着纳兰容英,紧随着又开口:“我好像见过你!”

    “是的,没想到,你还是如此年轻,保护好我的孙儿,拜托了!”

    纳兰容英开口,长生点头。

    也是这个时候,十几道强悍气息袭来,其中一人直接朝着周天而去,长生这个时候动了,瞬间到了一人面前,一掌拍出。

    “砰!”

    拳与掌对碰,那人直接倒飞了出去,落地后,捂住了那手,眼神惊骇看向长生,满是不可思议。

    跟随他而来的人,一个个杀意弥漫。

    长生这时候淡淡道:“你们不动,我也不动!”

    带头出手的那人看向周天,眼神中有着不甘,这可是绝佳机会啊。

    但感受着手中剧痛,他忍住了,这个年轻人太过诡异,刚才好像只是随意一击,就将自己给重伤了,自己可是半步武宗啊!

    此人必定在武宗之上,究竟有多强,就是他也不好说。

    看向纳兰容英,纳兰容英这个时候开口:“放心,我不走,别动手!”

    听到话,带头之人淡淡道;“好!”

    随即,纳兰容英快速回去了别墅,提着一个袋子,递给周天,柔声道:“孩子,走吧,记住我的话,知道么!”

    周天接过袋子,满是不愿,出声道:“外婆!”

    “好好活着,走吧,听话!”

    纳兰容英说着,摸了摸周天的脑袋,仿佛看一个小孩儿一般。

    周天咬牙,看了一眼带头的人道:“照顾好我外婆,你们以后有一线生机,下一次我再来,叶天正也挡不住!”

    说完,他又看了一眼纳兰容英,没有再多言,带着人快速离开。

    等他们走后,纳兰容英抹了一把眼角,对着带头之人道:“叫叶天正过来,我有话和他说!”

    “好的,大师姐!”

    带头之人恭敬出声,楼上的姬无艳看在眼里。

    心中想着,这里面很多事情,看来自己不自知啊,纳兰容英不就是纳兰家族的族女么,怎么还会是此人的大师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