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化解怨恨

作品:《八年戎马心孤单

    想到这里,周天盘坐地上,努力感受体内那一点点的力量,他能感受到丹田那一股磅礴的气,可不管他念头怎么去调动,人家就是纹丝不动。

    所以,他一坐就是一天。

    夜晚,皓月高挂,叶南来送吃的时候,张小玉好奇周天干嘛一动不动,给周天送饭的时候,周天边吃还边想,跟张小玉说了之后,张小玉拳头一握,一拳打在了水中,虽然不如长生那么恐怖,可也是让水花激荡,明显不是普通击打那么简单。

    周天顿时瞪大了眼睛,呆愣看着张小玉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我不知道啊,我就那么一想,然后打出去就行了!”

    话音落下,周天满脸黑线,第一次怀疑自己这什么狗屁武学天骄是不是有假的成分在,这怎么随便一个人都能做到,自己就做不到呢!

    想到这里,他都不吃饭了,不断对着水面击打,可一夜下来还是没用,等到众人都去休息了,叫周天,周天也不去。

    长生就在一边陪着周天,大概凌晨两点的时候,一直躺在树上的长生忽然动了,忽然开口:“周天!”

    周天回头,看过去长生气势狂暴,对着周天一掌拍来,周天下意识抬手抵挡。

    “砰!”

    一掌落下,周天五脏六腑翻腾,一口闷血吐出,人整个横飞直接落入了水中。

    可没等他反应,长生又动了,脚下一踏,对着周天一脚踏来,周天想都没想,直接潜入了水中。

    下一秒,水面轰鸣,周天出来的时候,一只脚提来,周天想要提手抵挡的时候,人整个被踢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后,一口血吐出,看向长生,他又过来了。

    “你别再打了啊,我生气了啊!”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血脉之力,到底是什么样的!”

    长生说完,身影快速掠来,不断的攻击周天,几乎都快将周天给打残,那是真的不留情啊,周天在他面前就像个婴儿一般,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他一直知道长生强,但没想到长生能强大到这个地步,完全不是他能应对的。

    咬牙一狠,就要抽针爆发血脉之力,他想看看自己的极限如何。

    可没等他出针,长生一脚踢在了他的手上,再次一掌拍在他胸膛上,口中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借助银针才能激发血脉之力,那力量就是你本身的,跟你的气一样,压根不用接触外物,想想怎么挡住我!”

    话落下,周天不断出手,可速度,力量都跟不上长生。

    到最后,被长生一脚踢飞,整个人撞在树上的时候,他又是一口闷血,狂暴的战意爆发,拳头一握,怒吼道:“来啊!”

    脚下一踏,土地崩裂,周天急速而去,长生这时候放慢了速度,和周天不断打斗,慢慢的,周天发现长生的速度慢了,是真的有感觉慢了。

    最后,长生一掌劈来,周天抵挡的时候,他感觉丹田处有什么东西扩散,双手合十,挡住了长生一掌,看长生的时候,长生眼睛一亮道:“怪不得你无法用气,原来你的气跟你那血脉之力是相结合的,记住这个感觉,现在你的实力,接近大武皇,若是你进入小武皇层次,没准能和半步武宗,或者武宗打一场了!”

    此话落下,周天停手,呆愣看着自己,不解道:“什么意思?”

    长生这个时候指了指水面,周天会意走过去。

    低头看水,月光下,水里倒映他的脸,当看到自己双眼的时候,周天蒙了,那一双眼血红,他豁然看向长生道:“这,这怎么可能?”

    “刚才我是真想杀你,你自己可能没感觉,但你的身体已经有了警觉,所以开启了血脉模式,这是人之本能,你可以理解为是狗急跳墙了,人体自我保护!”

    长生说完,一个跳跃回到了树上,周天回过神,努力记住自己现在的感觉,大概几分钟,他人虚弱躺在地上,哈哈大笑:“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第二天,周家别墅,慕容旭和周俊吃完饭后,开口道:“小俊,过俩天你就先离开吧!”

    “呵呵,奶奶,你准备下手了?”

    周俊咧嘴看向慕容雪,慕容雪皱眉,如今的周俊已经有些不正常了。

    言语之间满是攻击,慕容雪知道他是因为自己被废,才会这样。

    并没有太过于的记过,开口道:“是啊,姬无艳都失联了,南宫云天不见了,我想应该也是被周天解决了,林昊听说死了,就剩下我们了,要是再不先下手为强,那剩下就是我们倒霉了,你已经受伤了,必须先送走你!”

    “哦?那你想怎么对付周天?”

    周俊问出后,慕容雪开口道“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孙子,我跟他之间是有一个了断的,他让我这么痛苦,我拿到了一些药物,可以废掉他的武功,到时候会有人来杀他的,不用我出手!”

    话音落下,周俊冷笑:“张小玉呢?”

    “那孩子是无辜的!”

    慕容雪皱眉,周俊听后瞪眼道:“没有无辜,他们一家都该死,没有谁是无辜的,你知道么,没有!”

    “那你想如何?”

    “晚上就是爷爷的祭奠之日了,不管爷爷有没有死,我们家都该像往年那般举办祭奠宴席,你叫他,他一定会来的,到时候我们在饭菜里下毒,普通的毒药,这家伙没准知道,你不是有一种特别的药么,废掉他的武功,我有办法对付他!”

    周俊说完,慕容雪有些心疼看向他。

    周俊虽然以前怨毒了一些,但对她还是孝顺的,她也一直最喜欢这个孙子,可变成了这副德行,她想了想道:“若是能化解你心中怨气,就按照你说的做!”

    “谢谢奶奶了!”

    周俊说完,就自顾自吃饭,脑海里已经有了计划!

    夜晚,周天和张小玉如期而至,周家的人也各自前来,因为每年慕容雪都会举办这样的祭奠宴席。

    周天虽然离家,但每年张小玉都有参加,所以她是记得的,在慕容雪来电后,她问了周天,周天并没有拒绝,直接答应了,所以今天也是早早到了。

    林若这会儿和张小玉扯着家常。

    林若自从之前的事情后,已经放下了对周天的成见。

    她很清楚,那晚要是没有周天的相救,她可能已经死了。

    这会儿,看着张小玉手机里张君的照片,微笑道:“小家伙十分可爱,我这做姑姑的,都没见过几面,都有时间去帝都了,我去看看孩子!”

    “好啊,小若,你看看年纪也不小,该找个人嫁了吧!”

    张小玉说完,林若神色暗淡了几分道:“以前不懂事,将感情当做利益交换品,伤害了不少真心喜欢我的人,现在那些人,要么就是看中我的脸,要么就看中我家的钱,没几个真心的,我现在就想好好工作,帮帮我爸妈!”

    听林若这么说,张小玉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最好了!”

    “别说了,嫂子,我听说哥和外婆闹的和不愉快,怎么你们今晚还过来啊!”

    林若问起,张小玉苦笑道:“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老太太若是能想开点,小天也不至于这么纠结!”

    “唉,也是苦了天哥哥了,我知道他的心,他不想对家里出手,要么等会儿祭奠结束,我劝劝外婆吧,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大家放下,天哥哥现在的能力大家都知道了,外婆不就是想回去慕容家么,让天哥哥帮帮忙,圆了她这个梦吧!”

    此话落下,张小玉点头道:“麻烦你了!”

    话说着呢,张小玉看向祭奠的屋子,那里只有慕容雪,周俊,周天能进去,本来周大川也该去的,但现在周大川没出来,也就他们两个孙子跟着进去了。

    这一过程,他们都没开口,出来后,慕容雪推着周俊出来,因为周俊不让周天碰,出来后,慕容雪招呼众人坐下吃饭。

    周天和张小玉等人坐下后,慕容雪开口道:“长久不见大家,不知道大家还好!”

    周家人顿时回话,一个个跟老太太扯着家常,倒是没有了往日的勾心斗角,给人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

    酒过中旬,林若这时候忽然开口道:“外婆,今天大家伙儿都在,我给您说个事情,您看能不能答应!”

    “说吧,什么事情!”

    慕容雪对于林若一直都是比较宠溺的。

    问出后,林若看向周天道:“您和天哥哥一直都有误会了,这么多年了,我感觉该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咱们就不要纠结以前了,您看如何?刚好各家亲戚都在,您和天哥哥放下成见,他是一个好哥哥,也会是您的好孙子的!”

    此话落下,周兰出声道:“是啊,妈,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一家人好好的不行嘛,小天你也表个态!”

    周兰这个时候看向周天,周天微笑,端起酒杯,看向慕容雪道:“奶奶,如果您不再为难我,我会联系慕容家,让您重回慕容家,以前是我不懂事,但我也有难言的苦衷,我们到底是一家人,既然姑姑和林若表妹开口了,您看,能不能将过去的事情解决了!”

    话音落下,周天也有点期待看向慕容雪,他到底是一个普通人,也有七情六欲。

    慕容雪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奶奶,能不走到那一步,他自然愿意去做任何事情。

    这个时候,慕容雪看着周天,冷冷道:“你是我孙儿么?”

    “是!”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我再你的酒里下了一种江湖上的软筋散,无色无味,今晚之后,你将成为一个废人!”

    后面话落下,众人一愣,周天也是一蒙,不置信看着众人的酒杯。

    “别看了,他们都没练武,这种毒药,只对练武之人有用!”

    慕容雪说完,砰的一声,张小玉率先趴在了桌子上,周天连忙扶住张小玉,人也是一个踉跄。

    瞪眼看向慕容雪道:“你要杀我?”

    “不单单是杀你,我还要看着你老婆被人侮辱,哈哈哈,周天,你也有今日,我看你今天怎么死!”

    周俊说完,拍了拍手,别墅里立马出现了一大批的黑衣人!

    紧随着周俊怨毒看向周天道:“为了这一天,我等太久了,真的太久了,周天,我要你明白成为一个废人的感觉,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