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力丸

作品:《八年戎马心孤单

    见张小玉这么说,周天一愣道:“咱们,还是不要打了吧,这不是切磋,是我被你打!”

    此话落下,张小玉就笑了,开口道:“我认真的,我想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程度了,飞龙他们都不敢跟我打,怕误伤了我!”

    听闻此话,周天出声道:“那行吧,你尽全力,我防守着!”

    随后,两人起身,到了一处空地时,长生不知何时躺在了一颗树上开口道:“不要小看了小玉,她虽然实力不如你,但比起内力,你不如她,要是真打中了,没准你会难受好几天!”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好歹我也是!”

    没等周天说完,张小玉动了,那速度很快,直接攻击周天的心口。

    周天一个激灵,探手一把将张小玉的拳头握住,但这一拳十分的沉重,周天的手刚和张小玉的拳接触,就感觉手掌剧痛,但这会儿若是抽手,他的心口就会被这一拳头击中,那拳头的力量是真不容小看。

    下一秒,周天手中一转,太极推手出,将张小玉拳力全部推了回去,张小玉人后退,一脚踏地,眼神中满是战意,看的周天有点发呆,她怎么感觉这丫头玩真的呢!

    果然,张小玉再次动了,缥缈府的逍遥身法如鬼魅一般,配上缥缈府的流水无影拳,不断的攻击周天,短短几十秒后,周天就感觉全身都火辣辣的疼。

    因为张小玉的拳头上有气,她这是将气和武学完美结合了,这就是周天也做不到。

    这一刻,周天也明白过来,这气之力和武学结合的强大,这张小玉实力不过武圣,虽然他有放水的成分,但那力道是真实存在的。

    当即,周天微微一笑:“老婆,你是要检验你的实力对么?”

    “别留手,跟我好好对打一番!”

    张小玉战意滔天,她这会儿只感觉畅快,因为她练武那么久,还没有实战过呢。

    听闻此话,周天脚下一动,身形化为几十个残影,十二路弹腿出,张小玉眼睛都花了,不断抵挡,到最后人一个没站稳,直接倒在了地上,委屈看向周天道:“你欺负我!”

    周天停手后,有点无奈道:“你不是让我检阅你的实力嘛!”

    “那也没有你这么打老婆的嘛,我就知道,你早就想打我了,是不是!”

    张小玉瞪眼开口,周天无言,上前要拉张小玉的时候,张小玉的手忽然成掌一掌拍在了周天的腹部,周天就感觉腹部一疼,人佝偻的时候,张小玉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顶在了周天的脖子上,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中,就是周天也蒙,没想到张小玉会忽然出手。

    然后就听张小玉咧嘴道:“干娘说了,对敌之时,任何的疏忽都是致命的,高手也是如此,你果然中计了!”

    听到这话,周天苦笑,这也就是张小玉了,如果是敌人,刚刚她那一窜的攻击,对方要么重伤,要么就是毙命了,哪还有机会偷袭于她!

    但看张小玉开心,他也没有多言,认真道:“老婆,受教了!”

    话刚落的时候,边上树林忽然有人出声。

    “我靠,我受不了,这还怎么让人训练,一天天眉目传情也有就算了,打个架还要说个道理,秀个恩爱,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单身狗也是狗啊!”

    看过去,张陵崩溃离开,周天挽着张小玉,两人看着张陵发笑!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这一个月,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但自从秦龙和叶南的那次事情后,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不让之前的事情再发生。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秦龙和叶南,周天,司徒少飞是命大,任何一个环节出点事情,他们这些人都得死在那里。

    所以,如今周天这点人边上,都有大批高手保护。

    而在这一个月内,秦龙,司徒少飞等人没有闲着,他们这群人不断的扩张灰色地带力量。

    他们遵循周天的教诲,没有影响到一丝普通人。

    现如今,天门的力量已经有了横扫华国灰色地带的趋势,除去残存一些扎库吧力量还控制着几个城市的灰色地带力量,其他尽数已经铲除!

    这会儿,帝都一处大厦中,一个中年男人焦急进入一办公室,哆嗦拿出里面的文件,刚要走的时候,一道人影靠在门上,开口道:“我说,你现在还来的及么?”

    男子抬头,不可置信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厉害点的手下都做了我们的刀下亡魂,就你剩下那点废物,能拦得住我们嘛,半个小时前,这座大厦里,你的人就全部解决了,我就等着你回来呢!”

    秦龙叼着烟,手里握着一把刀,眼神中有着一股凶气,侧目看着男子。

    男子这时候拳头紧握道“我退出去,再也不会来了,你放我走,还有,我知道一些大秘密,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告诉你那些秘密!”

    秦龙闻声,将烟吐出,冷笑道:“你那些下属都比你有骨气,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上的,说吧,你有什么秘密值得让我放过你的命,我的兄弟可不少死在你们人手上,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咱们,是死仇,我这手也是废在你们这些混账手上的!”

    话落下,秦龙身后出现了大批人影,男子见状咽了咽喉咙道:“得等我出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