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解释

作品:《八年戎马心孤单

    “嗯,毕竟公司有那么多异人,张小玉的能力,你也跟我说了,有些人还是知晓的,这孩子,也是个苦命的人啊,你自己做决定吧,但记住,千万不要冲动,你跟那个家族比起来,太弱了,而且,她还有亲戚在世!”

    龙鳌说完,周天有些激动,拿起档案袋子开口道:“多谢您了。”

    “去吧!”

    周天没再多言,拿起档案袋子上车后,就打开了,看了里面内容的时候,他心中一颤,明白了龙鳌为什么不让告诉张小玉了。

    这份资料十分的完整,可以说龙鳌为了这事情也下了一番苦功夫。

    随即,周天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档案袋,将其烧毁后,开车离开。

    在周天离开后,龙鳌正坐在办公室呢,一道人影走了进来道:“龙总,温家那边有了新的消息了。”

    “怎么了?”

    “温九来华国了,就在帝都,似乎在找人!”

    男子说完,龙鳌皱眉:“难道他们知道了?”

    “我看不像,按照温涛的脾气若是知道那个事情,绝对会大开杀戒的,温家可是有战王的家族啊,虽然破败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是黑火他们可以比拟的。”

    这话说出,龙鳌点头道:“这样,你和金银龙暗中跟随,看看温九想干什么,一位战尊前来,那几个老怪物也会看着的,你们不用太担心。”

    “好!”

    另外一边,帝都一处山庄内。

    长生正和张小玉他们吃着饭,长生虽然不善言辞,但他对于张小玉还有小君格外的好。

    说来也巧,小君也特别的粘这个不怎么说话的叔叔。

    任由他抱着喂他吃饭,张小玉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长生算起来是他师父呢,天天跟着周天,保护周天,这已经让她很不好意思了。

    怎么能让他来一趟喂孩子呢,可抱孩子,孩子就闹。

    长生便开口道:“小玉,这孩子喜欢跟我一起呆,我就喂吧,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特喜欢他。”

    此话落下,老战神在边上道:“长生先生,要不这样,你认小君当义子如何?”

    声音落下,长生略微一愣,然后看向张小玉有些结巴道:“可,可以么?”

    “长生哥,您要是愿意,我和小天自然求之不得!”

    张小玉连忙出声,长生微微一笑,他笑起来的时候让人十分舒服,这也是大家少有看他笑。

    显然,他真的很喜欢小君。

    “好!”

    见长生答应,张小玉开口道:“那等周天来,办一个正式的!”

    “嗯啊!”

    说着,长生小心夹过一片豆腐,刚要往小君嘴里送的时候,神色却是一冷,手中抱孩子一紧,看向了门外。

    “阁下是何人?无故入庄干嘛!”

    此话说出,老战神眼神一咪,也看了过去。

    就见门外的灯光之下,一道身影突兀出现,他一身黑色长袍,有一条及腰的鞭子,边走边迈步道:“我奉我大哥的命令,来见一下周天,有事情相谈,看来这江湖传言不假,都说周天边上有一位强悍的长生先生,想不到我一进庄园,先生就察觉到我了,佩服,佩服。”

    话落下,长生一脸戒备,没有丝毫的放松,在其话落下后道“你就站在那里,别动!”

    然后,他将孩子交给张小玉,对众人道:“这人很危险!”

    老战神知道长生不会胡说,长生的实力他可是见过的,能让他说危险的人,那绝对是绝世高手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老战神看向门外之人道:“不知阁下找我儿子做什么!”

    男子迈步靠近,当看清他脸的时候,他也在打量众人,可看到张小玉的时候,这人忽然不动了,眼睛瞪大,似乎见到鬼一般。

    紧随着忽然开口道:“小妹!”

    这一句话说出,把在场的人都给整蒙了。

    张小玉听着话,有些戒备道:“你,你说什么?”

    “小妹,我是九哥啊,你不认识我啦?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有些激动,就要向前,长生这个时候袖中出剑,直接指向男子道:“别靠近!”

    “你给我让开,是不是你们对我九妹做了什么,不然我九妹怎么会不认识我。”

    下一秒,男子神情有些激动,再看张小玉道:“九妹,你这几十年都去哪里了,我和大哥他们都在找你,你干嘛不回家!”

    这话一落,老战神看男子不像作假,拦住了长生,对着男子道:“阁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他是我的儿媳妇,叫张小玉,是周天的妻子,他今年都不过二十岁,怎么可能让你们找几十年呢!”

    老战神说完,男子一愣道:“你,你说什么?周天的妻子?”

    紧随着,他又仔细看张小玉,似乎想起什么道:“你手上有没有一颗黑痣。”

    张小玉摇头,心中已经想到了一丝可能。

    男子这个时候摇头道:“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像?不可能的!”

    说着的时候,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看着张小玉道:“你,你别怕,我没有恶意,我能不能跟你接触一下!”

    听着话,长生眼神冰冷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别,别误会,她真的很像我妹妹,可能,她是我妹妹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