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他到底是去哪里出差了?

作品:《甜妻买一送二苏沐沐

    她还是个孕妇呢……

    厉司夜无声的轻叹了一声,他缓缓的转过身去,紧紧的双臂抱着她的腰。

    他低下了头去,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无奈:

    “你知道我今天到底在生你什么气吗?”

    “我……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在气我为什么明明你不同意,还要偷偷的跑去见颜恺,甚至还拿颜阿姨出来幌子。”

    “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也是到了现场之后才发现颜阿姨和颜叔叔他们没有来,只有颜恺一个人的!”

    “至于后面,后面苏晴天的出现和她推搡我的动作,那都是意外,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种意外了……”

    厉司夜就这样看着她,淡淡的开口将她的话头给截断了:

    “你说错了,你今天偷偷的跑去见颜恺,又或者真正的弄丢了那枚钻戒,我都不会生气,明白吗?我真正气的是你根本就不重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孩子……”

    厉司夜的这番话一说完,他就发现苏沫沫的眼角已经溢出了泪水。

    苏沫沫愣住了,不过很快她的内心就充满了愧疚。

    就在刚才,厉司夜把钻戒拿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想厉司夜是因为自己的欺骗才生气的。

    可现在厉司夜告诉她,那些事情他都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她苏沫沫的安全,是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想到自己小肚鸡肠把厉司夜想成什么样子的人之后,苏沫沫更加的愧疚了。

    她的眼泪更是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落。

    厉司夜无声地轻叹了一口气,他低头轻轻吻去了苏沫沫眼角的泪珠。

    此刻的他声音里面没有了最初的冰冷,反而是透着一种叫人迷恋的温柔,让人忍不住想要沉迷:

    “这几天我会出差一阵子,你自己好好的待在家里,照顾好自己,还有几个孩子,嗯?”

    温柔的叮嘱完这一切之后,厉司夜直接伸手轻轻的掰开了苏沫沫的胳膊。

    然后转身拿了外套,一脸淡漠的走了出去,再也没有任何的留恋。

    苏沫沫就这样僵直地站在原地,看着厉司夜的背影逐渐远去。

    他每走一步,都好像踩在自己的心尖尖上。

    直到厉司夜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的时候,苏沫沫才猛的回过神来。

    “老公,老公!”

    当苏沫沫急切的追出去的时候,发现原本停在外面空地上的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窜了出去。

    当苏沫沫光着脚丫子跑到门口的时候,车子已经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厉司夜!”

    苏沫沫一下子急得眼眶都红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无名指上那枚璀璨夺目的钻戒,又急又痛无比的后悔。

    厉司夜他明明就很生气的,这一次自己是彻彻底底的让他失望了,还伤了他的心。

    可是他刚才却根本就没有要对自己发泄情绪的打算。

    他依旧十分温柔的和自己说话,甚至还让自己在家好好的照顾自己。

    苏沫沫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腹部的衣料,她宁可厉司夜吼她骂她,也接受不了他这样冷静的转身离开。

    刚才他一步步的,走出去就好像要从自己的生命中离开似的。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面,苏沫沫过的忐忑难安。

    因为自从厉司夜说他要出去出差之后,他就真的消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每一次苏沫沫给他打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都显示暂时无法接通。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是苏沫沫和厉司夜在一起这么多年以来,从来就未曾有过的。

    因为以前厉司夜只要出差,到达目的地一定会第一时间的跟她做行程报备。

    两天一夜不联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也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反常,让苏沫沫更是坐立难安。

    就在第二天晚上,苏沫沫已经急的准备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她终于接到了厉司夜的电话。

    不过厉司夜这个电话打过来,语气明显就变得比以前要冷淡很多。

    甚至于苏沫沫想多和他说几句话,他都只是草草的敷衍几句,就直接把电话给挂掉了。

    在挂掉电话之前,他还告诉苏沫沫,每天晚上差不多是华夏时间七点左右的时候,他都会打个电话过来。

    苏沫沫知道他这是在报平安。

    在接下来两三天的时间里面,苏沫沫白天给厉司夜打电话都是无法接通。

    到了晚上七点左右,厉司夜真的会按照两个人的约定,准时的打电话过来。

    他说话的内容无非就是,他还要继续在那边待一段时间,因为手头上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让她好好的照顾自己,还有几个孩子。

    每一次苏沫沫还要多问的时候,他就会敷衍地将电话给挂断了。

    苏沫沫很了解他,毕竟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对于厉司夜的声音更是熟悉到了一个音符就能够分辨清楚的地步。

    在这几天的通话过程中,她很清楚的从他的声音里面听出了疲累和倦意。

    就好像多说几句话都很费力气似的。

    每一次当苏沫沫想要开口和他道歉的时候,厉司夜压根就没有给她任何安慰和道歉的机会,就这样匆匆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可是厉司夜却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苏沫沫的心中越发的忐忑难安。

    她宁可厉司夜骂她,吼她怪她,也没有办法接受他的如此冷漠。

    就这样,苏沫沫在这极其焦灼难安的情绪煎熬之下,度过了第五天的白天,她总算是熬到了晚上。

    这几天她几乎是每到下午的五点左右就开始攥着手机,把自己关在卧室里面等厉司夜将电话打过来。

    今天她已经下定决心了,不管厉司夜对她的态度再怎么冷淡,她也一定要向他好好道歉,把那天的事情彻彻底底的解释清楚,让两个人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隔阂,让两个人之间还能够回到以往的甜蜜的氛围之中去。

    不管厉司夜再怎么生气,再怎么冷淡,她就算是舔着脸去求他,她苏沫沫也绝对不会有半句怨言。

    因为她实在是受不了两个人这样不尴不尬的冷战的关系了。

    这一刻的苏沫沫意识到了关于这件事情她的确是做错了。

    她甚至还有一点儿恃宠而骄。

    但是有一点谁也没有办法否认,那就是她是真心实意爱着厉司夜的。

    这一点,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来质疑。

    夫妻两个人之间如果产生了误会或者是产生了分歧,有些事情总是需要其中的一个人低头。

    在想到厉司夜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对她一直都是诸多忍让和宠爱。

    苏沫沫根本就没有想过在这件事情上再去倔强的什么,毕竟这本来就是她的错。

    差不多快要到六点的时候,苏沫沫盯着手机屏幕,一颗心忐忑不安。

    在她的心里早已经把待会要和厉司夜说的话琢磨成千上百遍了。

    只不过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来到六点一十五的时候,手机却依旧沉默,根本就没有任何电话打过来的迹象。

    “怎么回事?他不是说不管多忙,一定会抽空给自己打电话吗?”

    看到一直沉寂着的手机,苏沫沫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心慌。

    难道厉司夜不想和自己通电话了?

    不会的,如果他真的不想和自己联系的话,那前几天他就不会定时定点的给自己打电话。

    “说不定他现在是有什么很重要的公务要处理,等他处理完了应该会给我回电话的。”

    苏沫沫宽慰着自己,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她整个人的情绪却开始逐渐变得越来越焦灼,甚至于在屋里打着圈圈,不时地看着手机。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就到了六点半。

    苏沫沫等得越来越焦灼难安,就这样在这种无比煎熬的情绪之下,苏沫沫直接等到了晚上的七点左右。

    可手机屏幕依旧一片黑暗,偶尔有几条短信过来,也只是广告的推销短信,并没有厉司夜的电话打过来。

    此时此刻苏沫沫只觉得自己那满腔的焦灼的情绪已经快要到了压抑不住的地步。

    她已经快要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他到底是去哪里出差了?为什么这一次出差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从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提起过他这一次出差的地点在哪里,要去处理什么事情,大概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他这几天一直没有和自己联系,难不成是去处理什么比较危险的事情了?”

    “天哪,难道他碰到什么危险了,所以才没有和自己联络?”

    越是这么想,苏沫沫越发的焦灼难安。

    她拿起手机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焦灼的情绪,准备将电话回拨过去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苏沫沫定睛一看,发现手机屏幕上跳动着的的确是厉司夜的号码。

    在这个瞬间,原本焦灼难安的情绪一秒钟就被抚平了。

    苏沫沫眼眶一红,差点喜极而泣。

    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按下了接听键,语气急促而焦灼:

    “老公你在哪儿啊?怎么这个时候才打电话过来,你不知道我真的很担心你吗?”

    苏沫沫的话音落下,电话那头似乎有一瞬间的沉默。

    紧接着在片刻之后,一个年轻女人那娇媚,温柔的声线传了过来:

    “你就是苏沫沫没错的吧?”

    这个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柔媚无比,让苏沫沫一下子就愣住了。

    一时间她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面嗡的一炸,厉司夜不是跟她说这段时间他都在外面出差吗?

    可是为什么出差的时候他的身边会带着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不是林特助?

    难道厉司夜还有其他的女性助理吗?

    可是为什么跟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苏沫沫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呢?

    撇开这一切不说,虽然苏沫沫感觉到无法理解的是,这个电话是厉司夜的私人电话。

    平时除了自己能够随意接触到之外,其他的人就算是林特助和陆续都不能随随便便的碰他的手机。

    他是绝对不可能把他的手机交给关系不好的陌生人了,更别提让别的女人替自己接电话。

    苏沫沫怀孕了,怀孕的女人本来就非常非常的敏感。

    而今当他知道有别的女人拿着厉司夜的手机接自己的电话,她更是觉得焦灼难安。

    压抑了这么多天的情绪,好像突然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一下子就爆发了。

    苏沫沫情急之下再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变得凌厉了起来:

    “我是厉司夜的太太,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拿他的手机?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他现在在你身边吗?你现在马上把手机交给他,我要和他对话!”

    电话那头的女人在听到苏沫沫焦灼无比的自报家门,甚至还带着一点气急败坏的语气的时候,先是愣住了。

    不过在几秒钟之后,立刻又了然地笑出了声:

    “咯咯咯!”

    电话那头传来的娇媚的如同银铃一般清脆悦耳的笑声。

    此刻落在苏沫沫的耳中,却显得尤为刺耳。

    她紧紧的攥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才好。

    为什么在自己自报家门之后,这个女人非但没有一心半点慌张的味道,居然还能够笑得这么开心?

    她这样理直气壮,难不成是因为有厉司夜的撑腰吗?

    厉司夜该不会真的和自己生气了之后就去找别的女人吧!

    电话那头的女人笑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停了下来:

    “我说小妹妹,就算你真的是厉司夜的太太,我觉得我是谁也没有必要更加没有这个义务跟你做什么汇报吧?”

    看到这女人如此挑衅的语气,苏沫沫强忍着怒火:

    “我现在不和你说话,你把电话给厉司夜,我要和他说。”

    “咯咯咯!这个还真是不太好意思了,司夜今天事情太忙,累了一天了,刚刚洗完澡,现在已经睡下了。”

    “我记得这些天他好像每天都会在差不多这个时间左右给你打个电话,我怕你在那头担心,所以并没有叫醒他,只是给你打个电话通知一声,他现在很好,你别担心。”

    这个女人冠冕堂皇的说着这番话,完完全全就把自己当成了一副可以替厉司夜做主的人的模样。

    这分明就是正宫太太的态度呀!实在是太过分了!

    而且听她话里话外的语气,挑衅的意味十分的浓重!

    她竟然知道厉司夜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

    也就是说这么多天以来,厉司夜都是和她在一起的,甚至到了傍晚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分开。

    现在呢?厉司夜洗完澡睡着了,她竟然直接接了厉司夜的电话,那就证明他们两个人直到现在还是同处一个屋檐下的。

    一想到这种种的可能性,苏沫沫已然是气到怒发冲冠。

    她“噌”地一下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变得无比的凌厉: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和厉司夜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难道是听不懂吗?我要你现在立刻就把电话给厉司夜,我有话要和他说!”

    “咯咯咯!”

    女人见苏沫沫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那清脆的笑容透过话筒传了过来,让苏沫沫的心情越发压抑。

    “真是不好意思了,这番话你还是等他睡醒之后亲自和他说吧,我可没有这个义务替你们传话,拜拜了,晚安,睡个好觉。”

    女人那明媚而娇柔的声音刚刚落下,苏沫沫还来不及追问些什么,电话就飞快的被人从那边直接挂断了。

    “喂,喂?”

    听到话筒那边传来一阵盲音,苏沫沫不敢置信的挪开了手机。

    看着逐渐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她气到肺都快要炸了。

    “这个女人竟然私自挂了我的电话,太过分了!厉司夜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我们两个人之间真的有什么误会,你也不能故意拿别的女人来气我呀!”

    “没错,我的确是和师兄见了一面,但是我跟他绝对没有任何越轨的行为,可是你们呢?你们竟然……”

    苏沫沫越想越生气,她不死心的将电话再读回拨了过去。

    可是听筒里面传来的一道冷漠的声音,更是让她气到肺都快要炸了: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这个家伙竟然关机了!

    那个女人实在是太猖狂了!

    她不但挂了自己的电话,竟然还直接把厉司夜的手机关机,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上他!

    “可恶!”

    只要一想到厉司夜现在跟其他的女人共处一室,苏沫沫就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到底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

    如果换做平时,苏沫沫对厉司夜必然是百分百的信任的。

    可现在却不一样了。

    厉司夜在出差之前虽然没有跟自己大吵大闹,但是苏沫沫能够感觉出来,那个时候的他是非常失望的。

    在这种纠结的,痛苦的情绪的促使之下,一时头脑发昏,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也是极有可能的。